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郑剑文:最忆古城元宵暝

作者:亚洲城游戏 发布时间:2020-11-30 02:27

  “元宵景,是今暝。赏灯人,挨挨搡搡都不离。人游来,阮游去,来来去去,伊身都不甘散分离。灯又光,月正圆,人马挨挨,梅香咱今僻觅只一边”这是一首叫《元宵景》的南音唱词,词中唱尽泉州古城元宵灯会的热闹景象。自古以来,元宵节是泉州最具个性的传统佳节,其热闹程度比春节有过之而无不及,城中人如海,灯如潮,举城同乐,泉州成为一个“狂欢之城”。

  泉州元宵灯会可追溯到唐僖宗年间,据载:880年,傅实以威武军节度招讨使从长安带兵入闽镇守泉州,居南安丰州,建唐王宫(即桃源宫)。元宵之夜,傅家按照长安灯会习俗,遍挂灯笼,搭起戏台,与民同乐。每逢元宵,傅姓族人就在唐王宫和大宗祠点灯祭祀,从此相沿成俗。元宵灯会,那红红的灯笼就映红了古城内外,那是否就寄托一种美丽的乡愁呢?

  宋元时期,泉州已成“市井十洲人”的东方大都市,元宵佳节,古城内外更是高结鳌山,花灯高悬,灯光昏红,人灯如潮。我揣想,那些客居泉州的异域番商就跻身于这 “人马挨挨”的游灯人流中,于是,中原文化与西洋文化互相碰撞融合,是否就这样形成了今日泉州多元文化的性格特征。《宋书》曾记载:“天下上元,灯烛之盛,无逾闽中。”那时的刺桐城,城外是一片红艳艳的刺桐红,城外又是一片亮晃晃的红灯笼,这花的红与灯的红,铺陈为这座滨海古城的色调。如今,放眼古城内外,那富有闽南建筑风格的古大厝与南洋建筑特色的骑楼,仍泛着一片温馨而亲切的玫瑰色调。

  踩街应是泉州元宵灯会的一个高潮了。据说,这是由最早的“迎神庙会”演变而来的。明代晋江人何乔远在《闽书》描述这样的盛况:“大赛神像,装扮故事,盛饰珍宝,钟鼓震鍧,一国若狂”,即便是鬼神也装扮得喜气洋洋,这就很有些西方万圣节的狂欢样子了。当然,最具泉州特色的拍胸舞、踩高跷、火鼎公婆及歌吹漫步等民间游艺还是最受欢迎,它传递的不仅是喜庆气氛,还有浓郁的祈福心愿。

  可以说,泉州元宵灯会是闽南文化与海丝文化的集中展示。自2002年元宵开始,泉州就连续举办了七届“海丝”文化节,古灯、古戏、古乐、古舞,再现了泉州“结彩为棚”“百族融合”“钟鼓振轰”及“市井十洲人”的繁荣景象。去年,泉州元宵灯会“文都泉州”成了最亮的一个主题。新门街中心展区展出上千盏挂灯,并辟有一“韩日灯彩”展区,那近百盏造型奇特,别具一格的韩国灯笼与日本灯笼在灯海中尤为抢眼,那摇曳的灯光让人再一次领略到异域风情的诱惑与海丝文化的多彩。

  当然,如果你喜欢南戏,那么你尽可到关岳庙、威远楼、文庙前的小广场驻步观看欣赏,那一出出诙谐幽默的高甲小品与优雅柔美的梨园小戏,那一曲曲曼妙雅致的南音弦管与妙趣横生的木偶表演,肯定让你或捧腹大笑或回味悠久。当游人散尽,你蓦然回首,月已西沉,灯已阑珊,而余兴未了,这就是闽南文化的魅力所在。

  作者:郑剑文,生在闽南海边,喜欢观海听涛,故取笔名听涛人。机关公务员,从事工作多与文沾边,闲时常以文字自娱,在各种刊物散发文字近百万,作品屡有获奖,著有散文专集《海风徐来》《海丝寻踪》,长篇小说《出海口》等。现为福建省作协会员、泉州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主席、泉州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,丰泽区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
亚洲城游戏
上一篇:灯梦传承 点亮中秋团圆夜   下一篇:没有了